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

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穿越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第15章 唐门堡主的逼婚 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YAOI

时间:2019-08-02 08:03:14编辑:拇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的小说,是作者北宇郡王创作的古言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我的眉头又紧皱一分:“四川唐门?重庆府唐家堡?唐家堡当家的男人唐染要娶你?”这一次,仅是严书生狠狠一点头!他巴不得他的额头多出几条

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

>>>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在线阅读<<<

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免费试读


我的眉头又紧皱一分:“四川唐门?重庆府唐家堡?唐家堡当家的男人唐染要娶你?”

这一次,仅是严书生狠狠一点头!

他巴不得他的额头多出几条皱纹,狠狠夹死那个姓唐的败类!

我一拍脑门,磕疼了额头上的包包:“Oh,mygod”真是他NN的冤家路窄!

我跟着严书生和赢红雪回到了一座山庄。

已经是太阳西落的时候了,赢府门口女主子候了很久,遥遥看见夕阳西下处三抹剪影慢慢走近,她扭着帕子擦了擦眼角,哀呼一声:“红雪我苦命的女儿啊”哭着就往我们身边跑来。

做夫人的这一跑,后面老妈子、老婆子、小奴婢,一连串的跟了很多。

严书生站在一旁看她们母女哭泣,赢夫人看了看他,哀怨地摇了摇头,看样子她也很中意严行云这位女婿,苦于“恶霸”逼婚,实在无奈。

我抱着我的包袱,看着女人们在原地围成了一个圈儿,或哭或叹或呜咽……

我抬手撞了一下严书生,悄声附耳过去问:“那位赢老爷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是个大夫。”严书生回了一句,不消一秒又补了一句,“宫里御医。”

“……”

你NN的果然好排场。

女人们在外面哭累了,一瘸一拐一抽噎地回府,几个小婢扶着赢红雪,几个老妈子扶着哭岔气的赢夫人。

我和严书生走在后面,进了院里,我看了看四周,从正门到大厅:青石子路,路边的茵茵绿草噙着晚霜的露水气,映着夕阳的余辉,很是漂亮。

花园里,假山石嶙峋,树木矮小,还没长到廊檐下。

严书生告诉我:这是赢御医的别院,他已经离开了宫里归老,这是朝里一位王爷赐他的别院,新建的,住着还没两年。

我跟着她们进了大厅,里头有位花甲老人坐在堂上,见赢家小姐回来了,他颤巍巍地起身,偻佝的指尖动了动,抖着声音喊着:“红雪……红雪……”

赢红雪见了满头白发的老人,哭着扑了过去:“爹”。

我:……

我见惯了我爹娘郎才女貌之像,反而忘了在这个古代,有些男人都是老来得子,生个闺女多半是掌上明珠,生个儿子大都会宠成纨绔子弟。以至于一个家族的话,有时候做叔叔的反而比他的侄子年轻了整整一轮岁数,就好比唐家堡那一窝人这是后话,表过先不提。

严行云拜见了昔日可能是他未来老丈人的赢御医,他说起这一路和我的奇遇,还说我救他们的红雪有功,虽然没有添油加醋夸我是侠女,那也好歹把我说成了他们赢家的一位小恩人。

赢御医倒也是一位和善的老人家,二话不说,连忙招呼旁边的几个老婆子给准备饭菜。

严书生没有说起我开的条件,反而是赢御医先客道地说起:“姑娘有心,姑娘是位善人,眼见天色已晚,姑娘先在庄里用过了晚膳,姑娘夜里行路不方便赵妈,去给这位姑娘备一间干净的客房。”

“是的,老爷。”

我颔首笑了笑,算是道了谢意。

赢御医同样也对我点点头,无奈地叹着:“家门不幸,让姑娘见笑了。”

我刚想说没事,我不介意,谁知赢夫人抱着她的女儿又开始了啜泣。

这一哭,等到我们坐上饭桌了,母女俩眼眶还是红红的。

严书生坐在我旁边,好几次他抬手端了饭碗,傻了片刻又放了下去,他自己在琢磨着什么,等想通了又动了动筷子……一碗饭,上上下下,没个安宁。

席间,赢红雪在哭,赢夫人在哽咽,赢御医在皱眉,严书生在冥想,就我一个外人,筷子碰着米饭,夹菜吃菜,夹肉吃肉,拿个勺子喝喝汤,全然不顾他们寻死觅活的。

最后,是赢御医忍不住吼道: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!哭能解决事情吗?你哭吓了眼睛还是照样要嫁给那唐家堡!”

“爹……女儿不嫁爹,您曾是宫中御医,他们如此逼婚,难道您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爹,女儿求你救救女儿吧,都说唐门是炼狱,有去无回爹,我不要啊……”

“老爷”赢夫人卷着湿透了的绣帕擦着眼角,她也求着自家的男人,“红雪说得有理。您认得朝中权贵,什么王爷什么将军都得过您的恩惠难道此事一点办法都没了吗?”

“天高皇帝远这远水怎能救得了近火!若是派信给了朝中几位王爷,恐怕唐家的人已经把红雪抢走了!”

赢夫人不知江湖事,但多少懂些江湖规矩,她揉着好肿的眼,问起:“那唐门不是武林中人吗?他们如此抢亲,岂不是会被江湖中人取笑?”

“武林?”赢御医不禁冷笑,“就是麻烦在唐门身为武林人,却是正邪不相帮,亦正亦邪,谁敢管唐门的事?武林人只管看唐门的笑话,笑过骂过唐家堡的人是不会在乎的。”

“那红雪嫁过去,岂不是死定了嘛……听说唐家的女人都短命,唐家堡里处处是机关,到处是毒物毒虫,红雪过去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办呀……”赢夫人欲哭,突然听见一个很不文雅的喝汤声音……

就连冥想状态的严书生都侧头看向了我,那一刻,他看着我的眸子突然闪烁了一下奇异的光点!

我抬头,迎着众人的目光,不好意思地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淌下的鱼汤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搅你们了这汤太好喝了,不用理我,你们继续继续……刚刚说到哪里?哦,对了,是说唐染那个男人命硬克妻是吧?你们继续说,我喝汤会轻着声儿。”

我不是没家教,我也想淑女一点用饭菜,而是这一桌的饭菜太美味,这是我流浪在外一个多月吃到的最好的一顿了,有鱼有肉有汤有饭,还有陪坐和哭戏的。尤如我捧着饭碗坐在电视机前看古装剧现场直播奇异的是,我居然是其中的角色。

这时候,赢御医清咳一声,提醒他的妻女:“还不住嘴,此事稍后再议!莫要在外人面前哭哭啼啼了,这像什么话!”

他这么说,我可不乐意了:“御医老爷,你这话就不对了,既然有问题就要及时解决,不说出来,大家不好解决嘛,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事情越拖越麻烦的。”

赢御医面色一抽,他正欲说话,却看到他曾经的未来女婿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瞧,他又提醒年轻人:“云儿,你这样盯着人家姑娘做什么?”

老人家可能心里很不爽:他女儿这还没嫁去唐家,怎么严行云这厮开始垂涎起身边的这位陌生姑娘了?

我也一回眸,恰好对上严书生的目光。

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:“怎么了?脸上哪里有饭粒?”

岂料,严行云站起了身,他一个作揖一躬身子,是对着赢御医的:“世伯,你有所不知,这位姑娘有着通天的本事。”

“什么?”

不约而同的惊呼,是我和赢御医的。

我就纳了闷了:怎么把我捣鼓成神婆了?我天文地理都不懂更没想过出去做神棍讨活生计,这家伙脑子糊涂了?怎么这么“夸”我?

严书生看向他的青梅竹马,他又对着赢红雪说:“红雪,今日我去林中救你,四下里没了章法,是这位姑娘助我找到了你,若不是她恐怕你早已香消玉殒……对了,我还没有谢过姑娘你”说着,他转向了我,恭恭敬敬给了我一鞠躬。

一鞠躬完毕,这厮的腿又软了,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。

“你你干什么?”我一时间慌了,后面赢家的三口子顿时站起了身,我身边压力很大啊,我催他、哄他,“起来又不是过年,我真的没红包给!”

“不姑娘既然有通天的法子,定然能救红雪,求姑娘再显显灵,救救红雪。”

“喂!你小子别得寸进尺哦。”

什么显显灵,你把我当什么东西了?

严书生说得正经,就连赢夫人也信了真,身子一倾,跟着严行云一起跪我。

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人跪我,我觉得心里舒坦,可换了一个长辈屈了膝盖跪在我面前,那就很有可能折我的寿!

“这位姑娘,你行行好吧,若是你真能救红雪,你让奴家来世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姑娘”

赢红雪急了,也跟着凑热闹:“姐姐好姐姐神仙姐姐,你就救救妹妹吧……”

然后,除了赢御医之外,一屋子的男奴女婢都来我跟前跪……

“……”我晕的不行。

这样的女王排场,我领教了——欲哭无泪。

好不容易把他们一个一个请起来了赢御医请我上座,还给我点了一碗燕窝润喉。

他没有女人们的那般殷勤,老爷子只是问我:“听姑娘的话,像是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?”

“嗯?这话怎么说?”

赢御医浅浅一笑,他很有老奸巨滑的本质:“方才姑娘道出了‘唐染’的名字那是现任唐门的掌门人,是唐家堡的堡主。姑娘既是知晓此人,恐怕姑娘的身份不一般吧?”

我含着燕窝汤漱口,冷眼瞄了一下花甲的老人。

我咽下了这滋补的美味,缓了一口气,说:“认识他两个月前来我家提亲。”

“什么?”众人异常震惊!

我又道:“他嫌我丑,不要我。”

他们歪着脑袋把我的脸细细看了一番,严书生纳闷道:“姑娘哪里丑了?这不是好好的一张脸吗?”也不等我回答,严书生突然拍掌道,“对了,也让红雪装丑,把迎亲的人吓走!”

赢夫人忙摇头:“他们聘礼都下了,只管那日来接走新娘子,他们可不管红雪是不是美是不是丑,那时候蒙着盖头,谁也看不见。”

赢御医也点头:“听说唐门娶亲,不是正主儿来迎亲,都是唐家其他人过来的,他们又怎会嫌弃容貌,他们只管把人带回去。”

我插话问他们:“唐染没见过小姐的模样?”

“没有。”他们很肯定,很一致地回答我。

赢夫人说:“下聘的那日,

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

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的小说,是作者北宇郡王创作的古言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我的眉头又紧皱一分:“四川唐门?重庆府唐家堡?唐家堡当家的男人唐染要娶你?”这一次,仅是严书生狠狠一点头!他巴不得他的额头多出几条

作者:状态:已完结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》穿越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第15章 唐门堡主的逼婚 错嫁冷傲毒君:倾世毒妃YAOI